最新域名:677130.com⇢ 222tvtv.com⇢ 677130.com⇢ se910.com 以便下次观看
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美妇  »  阿平的未婚妻

飞机降落在香港启德机场,透过窗子,阿明看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已离开了二十年了,香港的转变实在太大了,自小和家人移民外国,今天是他的假期,特意重回这个自己的出生地方,找寻一丝半丝的回忆,也可以作为渡假,一举两得!

但世事难料,当他步出机场时,一部新款的劳斯莱斯大房车,停在他面前,车门打开,三个男人走了下来!“阿平!”中间秃头的老者亲热的喊他道︰“你终于都回来了,我们等了你差不多有三年,你好吗?”阿明茫然的看着这个老者,按他的视线,是冲著自己说话的,但自己可不是阿平,看来他认错人了!

“先生!”阿明礼貌的说︰“我看你是认错了人了!”

“哈,阿平,你还是那么喜欢说笑话!”那秃头老者截着他的话题,对其他的人说道︰“来,替表少爷拿行李,全家人都等着呢!”另外那两个男人,不由分说的替阿明拿行李,又将他推入车厢内,阿明心想,他们看来是认错人,并没有恶意,且跟他们去分辩,解释清楚便没事!

于是一路上和那老者敷衍著,有一句没一句的在交谈,从谈话中,知道这个老者是那个阿平的姨丈,他的女儿是阿平的未婚妻,这一来阿明心里更放心了,未婚夫妻一相认便知真假,不用自己担心那么多,于是安然的观看沿途风景!车行了个多小时,终于在一幢豪华大屋前停下,门前已有十多人在等著,他们的孩子,都是喜气洋洋,就像迎接新郎似的,阿明看着他们,心中不禁替他们担心,因为待会儿拆穿真相的时候,他们一定非常不好意思和难受!

众人前呼后拥之下,阿明走进大厅,突然传来一声娇呼,接着他眼前一亮,一个长头发,身材玲珑浮凸的少女,朴进他怀内,而且还哭过不停!

“小姐!”阿明笑着说道︰“我看你认错人了呀!”

“阿平!”那少女擡著泪眼,看着他说道︰“你真狠心!一句话也没有,便离开我这么多年,今天你还要说这样的话,我好恨你呀!”她说完这番话,突然晕了过去,阿明手足无措的,擡头看着身边的一大班人,但他们竟无动于衷,只是看着他,阿明无奈,唯有抱起怀中的少女,围着他的一班人中,一个中年女人走了出来,带领他抱着那少女,来到二楼的一间房中,那女人一句话没说,便走了出去,而且还关上房门,室中只有阿明和那少女!

那少女睡在床上,玲珑浮凸的酥胸,随着她的呼吸,正在一起一伏,更要命的是,她下身的短裙已翻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浅蓝色的小三角,一丝丝毛发从裤子边缘走了出来,可知她是丰盛的,但阿明却不敢细看,因为她是别人的未婚妻,加上自己身份还解释不清,所以他唯有替她将翻起的短裙放好,有意无意中,碰到那里在三角裤下的肉体,是那么温暖,和充满弹性,还有少许润湿,他深呼吸一口气,强行按下自己的心猿意马,但他的手却给一只手强按了下去,直接摸在那蓝色的小三角上,阿明吃惊的擡头,他的手是给那少女按下去的,她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

“阿平!”她春意盎然的说说道︰“你往日经常这样模我的,你还说我这里是你的宝贝,你记得吗?每次你抚摸完之后,我这里却湿了一大片,但好舒服呀!”阿明感到手掌心越来越热,而且越来越湿,那小三角中央已凹了下去,那狭谷的形状,完全显露了出来,“阿平!”那少女娇声说道︰“把你那硬硬的拿出来给我看一看,让我吻吻它,你是最喜欢这样的,你记得吗?”

阿明知道自己的阳具已勃起来了,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敢妄动,她已等不及了,自己动手扯下他的拉链,将那根已硬了的阳具掏了出来,怜爱的抚摸著,而旦还俯著下来,亲吻著龟头,又用舌头温柔的舔弄著,阿明想不到她会这么大胆,但转念一想,她是在替自己的未婚夫作口舌服务,而自己并非其人。正当他要说话,她已张咀吞下他的阳具,这么一来,阿明方寸已乱,不知怎好了,只有闭上眼,享受她纯熟而温柔的小咀!

她一边吸吮着他的阳具,一边已替自己脱去衣服,脱去恤衫,白嫩的娇躯上面,一个细小的杏色胸围,包裹着一对饱满的乳房,短裙下面,是一条迷你的厘士浅蓝色三角裤,她拉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虽隔着胸围,仍可感到一对小红豆,已茁壮起来,顶着自己的手心,不期然的,他已开始搓捏著那两团的嫩肉,胸围也给解下来了,两颗饱满的乳房,尖端是粉红色的两点,他爱不释手的在搓捏著,偷眼看她的下身,三角裤已跌在地上,平坦的小腹下面,一大丛茸茸细,覆蓋著隆起的地带,夹缝里已泛起一片水光,晶莹可爱,她一边吸吮他的阳具,一边已移动位置,令自己的下体,来到他面前,那浓黑的地力,就在他面前,自然的,他伸出舌头,探进那毛发掩盖之下那粉红色的狭谷内,这一来她更热烈更激动了,分泌汹涌而出,令他避无可避的吞进肚中!她趴在床上,雪白浑圆的屁股,和双腿中间那饱满的狭谷,令他不克自恃,握著阳具,便得进入!

“阿平,来吧!”她回头看他说,“我等了三年,你的爱抚令我一世也忘不了,来吧,我一切都给你!”听到这番说话,犹如一盘冰水淋下来,阿明突然清醒,自己不是她的未婚夫,她还误认了自己,将来一旦揭穿真相,自己岂不是变成一个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

他想到这里,连忙离开她,匆匆穿上衣服,夺门而出!沿着楼梯走到客厅,正想推门而出,那道门却给反锁了,而刚才在客厅的那批人,正四面八方的走出来!

“各位!”阿明哀求似的说,你们认错了人,我不是你们想找的那个阿平,我叫做李少明,刚从加拿大回港渡假,我发誓从未见过你们,和那个小姐,我也是第一次见面的!求求你们,让我走吧!”他说至声泪俱下,但换来的却只是一片哄堂大笑,而且有人笑得流下眼泪!

“好了!好了!”那秃头老者说道︰“不要闹了!阿平,我们都知道你是演话剧的好手,演技出色,但到这里为止好了,大概你也累了,让他们带你回房休息一会吧!”

阿明无奈,跟着那个中年女人,来到“自己”房中,那女人关上房门之后,并没有离去,只是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令阿明浑身不自在,四肢也不知放在那里好!那个女人竟然开始脱衣服,别看她三十多岁,但脱去外衣之后,身材竟也不差,白色的胸围包著一对竹笋形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对下来是一条通花黄色三角裤,中央之处,是一撮淡淡的黑色,她的举动命阿明目瞪口呆!

“你睡下来吧!”那女人说,“让我服侍你,你不记得了吗?往日我也是这样服侍你的,乖乖的躺下来吧!阿明不由自主的,躺在床上,她替他慢慢的将衣服脱下,直至全身赤裸,他的阳具已勃起了,直指半空!

“嘻!”那女人笑着拍了他的阳具一下,说道︰“你看你,还是那样顽皮,我知道了,刚才你还未及玩完。你先合上双眼,让我好好的服侍你!”阿明像被催眠似的,真的合上双眼,而那女人已将他翻转身,骑在他背上,双手替他轻轻的按摩著,她的手势非常纯熟,令阿明全身放松,但当她双手来到他屁股时,却又令他全身激动异常,因为她的手,从背后插入他两腿中间,捏著那已硬了的阳具和袋子,另一只手,则轻抚他的屁眼,直接的刺激,令他忍无可忍,但她却放手不碰他,而将他翻了过来,这次她不是用手,而是用她的舌头,来舔他的身体,乳头,小腹,还有那已勃起的阳具,腿缝,甚至直探进他的屁眼,无所不至,阿明差点到了高峰,就在这时,她将他全根阳具,吞入口中,大口的吸吮著,阿明双手也自然的分别抚弄她的两只乳房,和来到她那只有稀疏几条毛毛的下体,不断抚弄。

终于,他到了高潮,一泄如注,将精液喷射在她口中,她也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

天已黑了下来,阿明才从梦中醒来,他努力的回忆,只怕是自己失忆,对这家人完全没有印象,但任他怎样努力,始终想不起来,他起身下床,四处看看,擡头,墙边却排有不少相片,相中人赫然是刚才那个少女和自己,两人依偎著,在海滩,在山边,在花丛中,拍了不少照片,但他记得自己自懂事以来,就在加拿大,每一件事全都记得清清楚楚,就是没有和这个少女、家人的生活片段,难道自己是精神分裂吗?或者是失忆呢?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那女人已开了门,带他下楼晚膳!一张长餐桌,自己和那少女各坐一头,桌子两边,坐满了老老少少一大班人,那秃头老者逐一提醒他,这是四姑妈,那是二姨丈,那是八叔公,那是三表哥。一大班人都和他亲热的打招呼,但他知道自己和这一班人,是素未谋面,全无印象,难道这是一个陷阱,但自己不是富豪啊!

“各位!”那秃头老者站起来说道︰“阿平今天回来了,值得大家高舆!同时我要宣布,阿平和小丽,下星期一结婚!”众人热烈的拍掌欢呼,举杯相对,小丽给羞得面颊通红,低下头来不停的微笑!

“慢一点!”阿明站起来,大力拍著桌子,待众人静下来,莫名奇妙然的看着他,他才说道︰“这个误会太大了!我不是阿平,同时我也刚刚才知道她叫小丽!我不能和她结婚,害了她一生!”

整个客厅是死一般的寂静,突然,小丽站了起来,一缕烟似的走出客厅,推开了大门,走了出去,所有人都不知所措,那秃头老者已快步跟了出去,阿明也给那班人簇拥著跟了出来!一班人前呼后拥地来至山后,那是一个悬崖,小丽站在崖顶,不待众人赶到,已耸身跳了下去,下面是一个小湖,她的身子沈入水中,众人来至崖顶,七咀八舌商量著,阿明见祸是自己闯出来,也顾不得那么多,跟着跳了下去,当他沈入水底,见到小丽还在争扎,他连忙游过去,拚命的将她拉上水面,两人浮出水面后,他已筋疲力尽,勉强游到岸边,便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才悠悠醒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秃头老者,接着还有那一大班个亲戚。

“小丽呢?”阿明问道︰“她没事吧?我晕了多久了?”

“她没事!”那秃头老者说︰“先生,多谢你救了她一命!”“那是应该的!”阿明说︰“你叫我先生?你终于知道我不是阿平,这就好了。”

“我们其实一早就知道!”那老者愁容满面的说︰“事情是这样的,阿平和小丽自小青悔竹马,但订婚之夜,阿平遭逢交通意外身亡,而小丽亦因此而患上失忆,她只记得和阿平订婚,他死去的真相,却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她以为他不辞而别,一心待他归来成婚,因此而郁郁寡欢,闷出个不治之症、医生证明她活不过今个月,众人也代她心急,却不说出真相,怕令她死也死得不安乐,刚好我们派出去的私家侦探,找到你这个和阿平生得八分相似的男人,于是众人想你和小丽咸婚,好令她了却最后的心愿!”

“好!”阿明知道了真相,义不容辞的说︰“我就扮阿平,和她成婚!替她完成最后的心头愿!”

“多谢你!”那个中年女人跪在阿明面前说道︰“小丽是吃我的奶长大的!只要你肯和她成婚,我替你做牛做马也愿意!”看她感动的样子,阿明才明白她为什么和自己口交,原来是希望自己欠她的人情,自动自觉的答应下来!

婚礼进行过后,一双新人进入洞房,小丽开心非常,和阿明热烈的拥吻著,自动脱光衣服,那具美丽的侗体,又呈献于阿明的眼前,他热情和她爱抚,她含着他的阳具,不停的吸吮,她双腿分开,一个粉红色的狭谷,呈现出来,阿明挺动屁股,将阳具插了进去,“吱”的一声,已全根进入,她舆奋的拥著阿明,两具赤裸的身体合而为一,他不停抽插,小丽也进入欲仙欲死的陶醉中。她渐渐没有了反应,拥着他的双手也放松地垂了下来。她终于带着微笑离开了这个世界。

飞机降落在香港启德机场,透过窗子,阿明看到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已离开了二十年了,香港的转变实在太大了,自小和家人移民外国,今天是他的假期,特意重回这个自己的出生地方,找寻一丝半丝的回忆,也可以作为渡假,一举两得!

但世事难料,当他步出机场时,一部新款的劳斯莱斯大房车,停在他面前,车门打开,三个男人走了下来!“阿平!”中间秃头的老者亲热的喊他道︰“你终于都回来了,我们等了你差不多有三年,你好吗?”阿明茫然的看着这个老者,按他的视线,是冲著自己说话的,但自己可不是阿平,看来他认错人了!

“先生!”阿明礼貌的说︰“我看你是认错了人了!”

“哈,阿平,你还是那么喜欢说笑话!”那秃头老者截着他的话题,对其他的人说道︰“来,替表少爷拿行李,全家人都等着呢!”另外那两个男人,不由分说的替阿明拿行李,又将他推入车厢内,阿明心想,他们看来是认错人,并没有恶意,且跟他们去分辩,解释清楚便没事!

于是一路上和那老者敷衍著,有一句没一句的在交谈,从谈话中,知道这个老者是那个阿平的姨丈,他的女儿是阿平的未婚妻,这一来阿明心里更放心了,未婚夫妻一相认便知真假,不用自己担心那么多,于是安然的观看沿途风景!车行了个多小时,终于在一幢豪华大屋前停下,门前已有十多人在等著,他们的孩子,都是喜气洋洋,就像迎接新郎似的,阿明看着他们,心中不禁替他们担心,因为待会儿拆穿真相的时候,他们一定非常不好意思和难受!

众人前呼后拥之下,阿明走进大厅,突然传来一声娇呼,接着他眼前一亮,一个长头发,身材玲珑浮凸的少女,朴进他怀内,而且还哭过不停!

“小姐!”阿明笑着说道︰“我看你认错人了呀!”

“阿平!”那少女擡著泪眼,看着他说道︰“你真狠心!一句话也没有,便离开我这么多年,今天你还要说这样的话,我好恨你呀!”她说完这番话,突然晕了过去,阿明手足无措的,擡头看着身边的一大班人,但他们竟无动于衷,只是看着他,阿明无奈,唯有抱起怀中的少女,围着他的一班人中,一个中年女人走了出来,带领他抱着那少女,来到二楼的一间房中,那女人一句话没说,便走了出去,而且还关上房门,室中只有阿明和那少女!

那少女睡在床上,玲珑浮凸的酥胸,随着她的呼吸,正在一起一伏,更要命的是,她下身的短裙已翻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浅蓝色的小三角,一丝丝毛发从裤子边缘走了出来,可知她是丰盛的,但阿明却不敢细看,因为她是别人的未婚妻,加上自己身份还解释不清,所以他唯有替她将翻起的短裙放好,有意无意中,碰到那里在三角裤下的肉体,是那么温暖,和充满弹性,还有少许润湿,他深呼吸一口气,强行按下自己的心猿意马,但他的手却给一只手强按了下去,直接摸在那蓝色的小三角上,阿明吃惊的擡头,他的手是给那少女按下去的,她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

“阿平!”她春意盎然的说说道︰“你往日经常这样模我的,你还说我这里是你的宝贝,你记得吗?每次你抚摸完之后,我这里却湿了一大片,但好舒服呀!”阿明感到手掌心越来越热,而且越来越湿,那小三角中央已凹了下去,那狭谷的形状,完全显露了出来,“阿平!”那少女娇声说道︰“把你那硬硬的拿出来给我看一看,让我吻吻它,你是最喜欢这样的,你记得吗?”

阿明知道自己的阳具已勃起来了,他呆呆的站在那里,不敢妄动,她已等不及了,自己动手扯下他的拉链,将那根已硬了的阳具掏了出来,怜爱的抚摸著,而旦还俯著下来,亲吻著龟头,又用舌头温柔的舔弄著,阿明想不到她会这么大胆,但转念一想,她是在替自己的未婚夫作口舌服务,而自己并非其人。正当他要说话,她已张咀吞下他的阳具,这么一来,阿明方寸已乱,不知怎好了,只有闭上眼,享受她纯熟而温柔的小咀!

她一边吸吮着他的阳具,一边已替自己脱去衣服,脱去恤衫,白嫩的娇躯上面,一个细小的杏色胸围,包裹着一对饱满的乳房,短裙下面,是一条迷你的厘士浅蓝色三角裤,她拉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虽隔着胸围,仍可感到一对小红豆,已茁壮起来,顶着自己的手心,不期然的,他已开始搓捏著那两团的嫩肉,胸围也给解下来了,两颗饱满的乳房,尖端是粉红色的两点,他爱不释手的在搓捏著,偷眼看她的下身,三角裤已跌在地上,平坦的小腹下面,一大丛茸茸细,覆蓋著隆起的地带,夹缝里已泛起一片水光,晶莹可爱,她一边吸吮他的阳具,一边已移动位置,令自己的下体,来到他面前,那浓黑的地力,就在他面前,自然的,他伸出舌头,探进那毛发掩盖之下那粉红色的狭谷内,这一来她更热烈更激动了,分泌汹涌而出,令他避无可避的吞进肚中!她趴在床上,雪白浑圆的屁股,和双腿中间那饱满的狭谷,令他不克自恃,握著阳具,便得进入!

“阿平,来吧!”她回头看他说,“我等了三年,你的爱抚令我一世也忘不了,来吧,我一切都给你!”听到这番说话,犹如一盘冰水淋下来,阿明突然清醒,自己不是她的未婚夫,她还误认了自己,将来一旦揭穿真相,自己岂不是变成一个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

他想到这里,连忙离开她,匆匆穿上衣服,夺门而出!沿着楼梯走到客厅,正想推门而出,那道门却给反锁了,而刚才在客厅的那批人,正四面八方的走出来!

“各位!”阿明哀求似的说,你们认错了人,我不是你们想找的那个阿平,我叫做李少明,刚从加拿大回港渡假,我发誓从未见过你们,和那个小姐,我也是第一次见面的!求求你们,让我走吧!”他说至声泪俱下,但换来的却只是一片哄堂大笑,而且有人笑得流下眼泪!

“好了!好了!”那秃头老者说道︰“不要闹了!阿平,我们都知道你是演话剧的好手,演技出色,但到这里为止好了,大概你也累了,让他们带你回房休息一会吧!”

阿明无奈,跟着那个中年女人,来到“自己”房中,那女人关上房门之后,并没有离去,只是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他,令阿明浑身不自在,四肢也不知放在那里好!那个女人竟然开始脱衣服,别看她三十多岁,但脱去外衣之后,身材竟也不差,白色的胸围包著一对竹笋形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对下来是一条通花黄色三角裤,中央之处,是一撮淡淡的黑色,她的举动命阿明目瞪口呆!

“你睡下来吧!”那女人说,“让我服侍你,你不记得了吗?往日我也是这样服侍你的,乖乖的躺下来吧!阿明不由自主的,躺在床上,她替他慢慢的将衣服脱下,直至全身赤裸,他的阳具已勃起了,直指半空!

“嘻!”那女人笑着拍了他的阳具一下,说道︰“你看你,还是那样顽皮,我知道了,刚才你还未及玩完。你先合上双眼,让我好好的服侍你!”阿明像被催眠似的,真的合上双眼,而那女人已将他翻转身,骑在他背上,双手替他轻轻的按摩著,她的手势非常纯熟,令阿明全身放松,但当她双手来到他屁股时,却又令他全身激动异常,因为她的手,从背后插入他两腿中间,捏著那已硬了的阳具和袋子,另一只手,则轻抚他的屁眼,直接的刺激,令他忍无可忍,但她却放手不碰他,而将他翻了过来,这次她不是用手,而是用她的舌头,来舔他的身体,乳头,小腹,还有那已勃起的阳具,腿缝,甚至直探进他的屁眼,无所不至,阿明差点到了高峰,就在这时,她将他全根阳具,吞入口中,大口的吸吮著,阿明双手也自然的分别抚弄她的两只乳房,和来到她那只有稀疏几条毛毛的下体,不断抚弄。

终于,他到了高潮,一泄如注,将精液喷射在她口中,她也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

天已黑了下来,阿明才从梦中醒来,他努力的回忆,只怕是自己失忆,对这家人完全没有印象,但任他怎样努力,始终想不起来,他起身下床,四处看看,擡头,墙边却排有不少相片,相中人赫然是刚才那个少女和自己,两人依偎著,在海滩,在山边,在花丛中,拍了不少照片,但他记得自己自懂事以来,就在加拿大,每一件事全都记得清清楚楚,就是没有和这个少女、家人的生活片段,难道自己是精神分裂吗?或者是失忆呢?

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那女人已开了门,带他下楼晚膳!一张长餐桌,自己和那少女各坐一头,桌子两边,坐满了老老少少一大班人,那秃头老者逐一提醒他,这是四姑妈,那是二姨丈,那是八叔公,那是三表哥。一大班人都和他亲热的打招呼,但他知道自己和这一班人,是素未谋面,全无印象,难道这是一个陷阱,但自己不是富豪啊!

“各位!”那秃头老者站起来说道︰“阿平今天回来了,值得大家高舆!同时我要宣布,阿平和小丽,下星期一结婚!”众人热烈的拍掌欢呼,举杯相对,小丽给羞得面颊通红,低下头来不停的微笑!

“慢一点!”阿明站起来,大力拍著桌子,待众人静下来,莫名奇妙然的看着他,他才说道︰“这个误会太大了!我不是阿平,同时我也刚刚才知道她叫小丽!我不能和她结婚,害了她一生!”

整个客厅是死一般的寂静,突然,小丽站了起来,一缕烟似的走出客厅,推开了大门,走了出去,所有人都不知所措,那秃头老者已快步跟了出去,阿明也给那班人簇拥著跟了出来!一班人前呼后拥地来至山后,那是一个悬崖,小丽站在崖顶,不待众人赶到,已耸身跳了下去,下面是一个小湖,她的身子沈入水中,众人来至崖顶,七咀八舌商量著,阿明见祸是自己闯出来,也顾不得那么多,跟着跳了下去,当他沈入水底,见到小丽还在争扎,他连忙游过去,拚命的将她拉上水面,两人浮出水面后,他已筋疲力尽,勉强游到岸边,便晕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才悠悠醒转,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秃头老者,接着还有那一大班个亲戚。

“小丽呢?”阿明问道︰“她没事吧?我晕了多久了?”

“她没事!”那秃头老者说︰“先生,多谢你救了她一命!”“那是应该的!”阿明说︰“你叫我先生?你终于知道我不是阿平,这就好了。”

“我们其实一早就知道!”那老者愁容满面的说︰“事情是这样的,阿平和小丽自小青悔竹马,但订婚之夜,阿平遭逢交通意外身亡,而小丽亦因此而患上失忆,她只记得和阿平订婚,他死去的真相,却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她以为他不辞而别,一心待他归来成婚,因此而郁郁寡欢,闷出个不治之症、医生证明她活不过今个月,众人也代她心急,却不说出真相,怕令她死也死得不安乐,刚好我们派出去的私家侦探,找到你这个和阿平生得八分相似的男人,于是众人想你和小丽咸婚,好令她了却最后的心愿!”

“好!”阿明知道了真相,义不容辞的说︰“我就扮阿平,和她成婚!替她完成最后的心头愿!”

“多谢你!”那个中年女人跪在阿明面前说道︰“小丽是吃我的奶长大的!只要你肯和她成婚,我替你做牛做马也愿意!”看她感动的样子,阿明才明白她为什么和自己口交,原来是希望自己欠她的人情,自动自觉的答应下来!

婚礼进行过后,一双新人进入洞房,小丽开心非常,和阿明热烈的拥吻著,自动脱光衣服,那具美丽的侗体,又呈献于阿明的眼前,他热情和她爱抚,她含着他的阳具,不停的吸吮,她双腿分开,一个粉红色的狭谷,呈现出来,阿明挺动屁股,将阳具插了进去,“吱”的一声,已全根进入,她舆奋的拥著阿明,两具赤裸的身体合而为一,他不停抽插,小丽也进入欲仙欲死的陶醉中。她渐渐没有了反应,拥着他的双手也放松地垂了下来。她终于带着微笑离开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