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域名:677130.com⇢ 222tvtv.com⇢ 677130.com⇢ se910.com 以便下次观看
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激情  »  騎竹馬,弄青梅

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当业务卖产品,我们这行比较多老板是那种没念什么书的,拼感情看义气比较重要,所以都会去酒店。也不是很高级的,都去那种俗气的比较多,小姐也都是赚辛苦钱,花钱消费的老板们叫妳喝就要喝,喝到醉茫茫了要摸妳奶就是要给摸,喝到不行了去厕所吐完,老板们都嘛跟着进去厕所,把妳裙子掀了内裤脱掉就在厕所开始干小姐,所以包厢厕所都很大间,而且有保险套,虽然老板很多都没在戴的。

有时候都会想,这些小姐真的很可怜,才三十岁上下,因为喝太多酒,抽太多菸,上班还作息不正常,看起来都老很快。但很多都是不得已啦,单亲妈妈哪里有钱养小孩,有的还两个,只好做下去。我还记得有次才开喝没多久,有个小姐去上厕所,那个做冲压机的陈董就跟进去厕所,包厢厕所的锁都是装饰的啦,一转就开。进去几分钟一开始还没消没息,我想说是怎样,陈董是转性了喔这么乖,没多久就听到陈董在大小声。“干你娘哩,拿这个要干什么?”“陈董,拜托,我今天危险期,不可以不戴,拜托你大慈大悲,拜托。”“不要在那边机机歪歪啦,手给我拿开,干,生这个款(长这样),是在那边靠北三小。”“不要啦,拜托,陈董,啊!”

陈董当然是啪的一声给她一巴掌,接下来厕所就安静下来了,过几分钟陈董就晃着他的大肚子走出来在拉裤拉链。那个小姐我还记得,高高的腿还算漂亮,都喜欢穿红色的小礼服,布料看起来就很廉价那种,屁股圆圆的很大很会生,也很欠干的样子,而且奶子很大,虽然有点八字奶,但是应该是天然的。她走出厕所的时候眼妆都哭花了,一句话都没讲就走回去休息室补妆,半小时候还是回来陪老板们唱歌被摸奶摸屁股,不知道她被陈董内射完,走去休息室路上,生过小孩的熟鲍是不是边走边漏洨。

反正大概都是这样,这些老板、董仔,什么热心公益啦扶助弱势什么的,确实是有捐很多钱给慈善团体,但是做人有义气是有义气,捐钱是捐很多钱,但是干女人的时候喔,把女人当尿壶一样糟蹋他们也是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上次还真的有某个老板上完醉倒在厕所的小姐,还尿在她身上。会去这种比较低俗的店的老板都是这种,有品味格调的不会去这种吃粗饱的地方,这里的小姐也没有那种高级的店的气质跟长相,就是为了赚钱不得不来被人糟蹋的。

正常人,至少像我这种念三流大学,很一般的人,看了都会觉得很可怜啦,不要讲说有样学样了,我连跟着老板一起去消费,老板在那边灌小姐酒我都觉得心软,什么摸奶抠屄,哪有那个心情。而且要说干这些小姐我也不是很敢,那些老板老是乱玩女人还都不戴套,小姐都嘛容易被传染什么有的没的。只是因为我们这边谈生意就是要这样,老板玩女人玩爽了,什么都很好讲,不然我哪会一直来这边跟老板博感情。

可是我们这边又不是什么大都市,纸醉金迷什么的,就很多做工的人的地方,也还蛮多人在种稻子,就是一个落差很大的地方,女孩子长大了要嘛就去工厂装配线做工,要嘛嫁人,不然就是只能去给人糟蹋的地方,所以比较会念书的女孩子都嘛走了,一年会回来个几次就不错了。我小学同班同学功课跟我一样好的都嘛念好学校在台北工作,要不是大学考得很烂,我也不会回来,现在待的这间的厂长是我爸朋友,才收留我这个在台北找不到什么好工作的人。

其实回来也没有不好,住家里省钱,薪水不多也是很够用,只是一直都没有交女朋友,家里就帮忙介绍,不介绍还好,一介绍就开始悲从中来。是啦,介绍的女孩子是那种很乖很听家里话的好女生,只是会留在这种地方还要介绍的,大部分都很抱歉啦,这样说是真的很失礼,但是我硬不起来。有的是很胖,这样是还好,奶大遮三丑,但是在我们这种地方正常都嘛又胖又黑。之前有一个比较恐怖,考公务员考试考好几年,父母一直逼她考还怎样,整个就是神经不正常,虽然蛮正的,瘦瘦白白的,可是真的很恐怖,说话的时候眼睛还会瞪大耶,谁知道会不会突然怎样就抓狂。

工厂作业员女生是有比较漂亮的,可是都没念什么书,光是休息时间遇到听她们在那边抽菸聊天,说话像混混一样,头发颜色染那种很俗气的金色,腿开开蹲著在抽菸,本来硬起来的老二都软屌了。而且那种下班都嘛有像混混的男朋友来接,讲比较白一点,还轮不到我来嫌弃人家。反正大部分都嘛专科毕业,还有的是国中念完就出来工作赚钱了,我们这边做人家老爸的,大部分都嘛吃喝嫖赌,愿意拿钱给儿子念书都很勉强了,女儿根本不用想,没有卖去还赌债就不错了。我小学同学家境比较没那么好的都这样,其实很明显,小学一个班五十个人,成绩前十名以外的,看成绩就知道家里根本没什么在管,跟我们去念私中的也不一样,都念当地的国中,没有吸毒学坏作奸犯科的,出来做做工什么的就算是很好运的。

之前小学同学会,已经有几个在关,女同学还有几个国中就被搞大肚子,现在小孩小学毕业的都有。这样讲会以为说我们这边很淫乱还怎样的地方,哪有,干,我们小学旁边都是田,下课就只会打球玩那种鬼抓人的游戏而已,连漫画都很少,怎么会念附近的国中以后女生就会被破处干到怀孕,我也不是很明白,像我这种家里花钱去念私中的,国中毕业有牵过女生的手就很不错了,念私中的女生家里也都管得很严很难交男朋友,哪里可以想像念公立的国中就能破处。

 

这天才进大厅,阿菊姐就很热情过来,说今天有一个新的妹妹-我今年二十九岁,阿菊姐说的妹妹通常都是比我大几岁那种,不是妹妹的话,就是大十岁。说什么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在跟林董说要不要照顾一下,林董听到大学刚毕业也没什么反应(阿菊姐说的年纪可以信屎都可以吃),不过新的小姐林董都一定会用老二照顾一下啦,林董就挥挥手来就来啦,照顾照顾啦,我就跟着林董他们走进包厢等。几个熟面孔的小姐都一个人一个坑坐好在几个老板旁边,我才刚站起来要跟老板们敬酒,要干第一杯的时候,阿菊姐就带着那个新来的妹妹进来打招呼。还好我干得快,不然一定呛到,把嘴里的仕高利达喷出来。

这个妹妹还真的年纪比我小,比我小两个月吧,阿菊姐都还没开口介绍我就知道啦。大学生,没错啦,就是附近那间科技大学进修部毕业的,上次同学会有听她最要好的朋友说,那次同学会她就是要上课,所以没去。这个‘妹妹’就是我小学同班同学,以前田径队练跳远的,功课不太好的俐茹。阿菊姐热情地跟老板们介绍起来,俐茹穿着雪纺纱连身短裙,那种七袖但是两边肩膀挖空的,胸口都遮起来没什么露,然后裙子很短,露出一双腿,还穿着白色裤袜,她身高只有一米六上下,从小学六年级以后大概就没长高了,但身材比例很好,而且大概是因为有练田径,屁股又挺又翘,大腿浑圆饱满,小腿结实,脚脖子跟手腕一样细,只是已经不是少女啦,没有白白嫩嫩的光滑皮肤,还长著雀斑。大概是因为作息不太正常,肤色有点偏黄。“干,阿菊,妳竟然没豪洨,正港是妹妹。”林董左边抱一个,右边抓着奶,边笑边说著。“唉唷~咱才不会豪洨啦,林董,俐茹坐哪边?”阿菊姐拉着今天第一天上班的俐茹过去跟林董打招呼,俐茹毕恭毕敬地鞠躬,林董由上到下,非常仔细地把俐君看过一遍。“林董好。”俐茹虽然跟林董问好,但林董根本没看她的脸,是在看她遮得半点不露的胸部,一脸失望。林董最喜欢大奶,俐茹看起来大概只有B罩杯,也是从小学毕业后就没什么长大。“阿弟,这个妹妹年纪跟你差不多,坐你那边啦。”林董手指对着我比一下,阿菊姐就把俐茹带到我旁边,就让俐茹在这张沙发的最右侧坐下。

俐茹靠在我旁边坐下后,我一开始还蛮紧张的,要是认出来真的会尴尬,不过包厢里面不太亮,而且都那么久不见了应该是很难啦,所以也没紧张多久,喝两杯以后就忘记了,反正等她喝到茫,哪会记得我长怎样。比较尴尬的是中间划拳,俐茹有够会喝!公杯装的威士忌,虽然冰块一堆,都融化了,但是可以一口气一直灌,灌完像刚喝完水一样没怎样,咳都不咳一下,我却喝不完,有点丢脸,让我想起来小学的时候。

虽然我念的是三流的私立大学,可是小学的时候功课很好的。因为比较静,运动就不太行,有一次小学体能测验,体能测验都是两个一组,一个做测验项目的时候,另一个做记录这样。那次刚刚好是跟俐茹分在同一组,一分钟仰卧起坐俐茹做了四十几下,我好像三十一下,做完以后俐茹的大眼睛对着我笑,我看着她浓而笔直,感觉有点凶的眉毛,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她也没说什么,就微笑着把记录用的纸笔给我,自己继续做下一个项目。那次测验完我就一直记得她那个微微笑但是很凶的眉毛,还有男生都一定会感觉到心跳加快过,那个淡淡的少女香味,还有柔软的体育服底下撑起来的,刚发育的小胸部。后来有时候都会偷看她,有次被班上几个比较八婆的女生逼问我喜欢谁,大概就是被看到偷看她,我就只好老实回答,我说出来之后她们在班上起哄,连俐茹都脸红了。

现在想起当年的俐茹就觉得跨下有点硬邦邦,是说我还真的是有够有眼光,那时根本也不懂,可是因为练跳远,俐茹的身材一直都很标准,而且以小学女生来说那个屁股的形状简直是极品,又圆又翘,她脸又比较早熟一点没有婴儿肥,说像个高中生大概都没人会怀疑。只是现在过了十几年了,怎么说,身材是没什么变,不过脸真的不太一样,粗眉毛修细,画著浓艳的妆,嘴角还是微笑着回答著老板们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什么喜不喜欢入珠,喜不喜欢狗爬式,可是眼睛看起来已经没有在笑了。

但是闻着她身上那个香水味,不是那种很浊很重的廉价香水,我觉得我在这种地方硬不起来很重要的问题不是觉得这些小姐很可怜,是小姐爱用的香水我都觉得很臭。俐茹身上那个香水,我觉得根本不是香水,大概就是洗发精的味道而已,可能不算是少女香味了啦,但是那个带着香皂味的感觉还是蛮清爽的,坐在旁边闻着一整晚,真的是会硬。

不过不只是我会硬而已,大概喝到十一点多吧,陈董不知道是懒得走还是怎样,就把俐茹叫过去他旁边坐,陪他喝,包厢的灯黑黑的看不清楚,不过看陈董手在那边动就是在抠她的穴,其他人在唱歌盖掉了声音,俐茹的脸靠在陈董的腿上动啊动的在帮陈董吹。我是觉得陈董喝了几杯应该是弄不出来,所以过不到半小时就跟大家说他要先走了,牵着俐茹出场了。

后来回家,我就翻了翻柜子,找到小学毕业纪念册,还有国二的时候有一次在镇上的火车站遇到俐茹,她还给了我一张大头贴,我把那张大头贴放在毕业纪念册里,到现在还在。毕业纪念册里俐茹只有一张照片而已,穿着体育服,我们体育服搭的是绿色的短裤,她因为腿比较长又身材好,刚好合身的运动裤穿在她屁股上再短一点就要变成齐屄裤了。我脱光了衣服要洗澡,却拿起毕业纪念册来,坐在马桶上,毕业纪念册的照片印刷很粗,可是俐茹少女般清纯的样子,白皙笔直又漂亮的小腿,看着她对着镜头微笑尻起手枪来。可是没几下就想起她现在大概刚刚被陈董干完,陈董大概已经回家,喝太多醉得起不来的俐茹可能一个人躺在旅馆房间的床上腿开开,阴唇被陈董入珠的老二撑开过合不起来,可能还被撑裂了在流血,所以阴道口流出粉红色的浓精。干,好想干她,我看着毕业纪念册上她这张照片,从小学毕业到国中,都不知道用这张照片尻了多少次枪了。

 

下一次去的时候,本来以为俐茹进包厢后,会直接去陪林董,可是也没有,林董也没有特别叫她过去,她还是一样坐在我旁边的边边角角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带出场惹林董不爽还是怎样。既然这样就跟她聊一下,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吧。“欸欸,阿菊姐说妳大学生,来做这个是要赚学费喔?”“啊?对啊,学费很贵,家里要花很多钱,王老板要给我多多照顾一下啦,来。”俐茹帮我倒了一杯,也帮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就干掉了。“我不是老板啦,叫我小王就好啦,我也是给这些老板请客的啦。”我举起酒杯,先跟俐茹举一下酒杯示意,再高举酒杯跟各个老板表示敬意,然后一口喝掉。“赞赞,带小王来就是对,懂事,来再给他一杯啦,我们家小王尚会喝!”俐茹不等林老板说,早就已经拿着酒瓶,马上帮我倒满。

这样敬个几轮下去,也是很累,我就背靠着沙发休息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酒让我胆子大起来,我就把手放在俐茹的大腿上,抚摸着她那双丝袜美腿滑溜的触感,靠在她肩膀旁边,用鼻子吸了吸她身上的体香。喔真的是闻一下就会硬,我现在他妈的是国中生吗。“欸,妳现在有没有交男朋友。”脑充血之下就鼓起勇气问了一下。但俐茹好像在回敬酒,都不知道喝几杯了,没听到我在说话。我就又问了一次。“男朋友?没有耶,问这个干嘛,你要当我男朋友喔?”俐茹好像很熟练地说著客套话,也没有因为我手越摸越进去,手已经贴着她大腿内侧靠近耻丘的地方在抚摸,也没有闪躲。“看妳这么漂亮,问一下啊,不交男朋友,专心念书喔?”我一边问,一边手伸进去,隔着她的内裤抚摸着她的屄,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大概是看多了,有样学样吧。“我做这个,交男朋友也要看人家在不在意啊!”她是在提醒我不要乱摸吗?管她的,都穿着开裆裤袜了,不就是要给人摸吗?我把手从她内裤的侧面伸进去,哇,毛超浓的,耻毛又粗又硬还长超多,好大一片,摸起来大概是三角形一样长满她的耻丘。“干嘛啦,一直摸,很好摸喔。”我用中指指腹搔着她的肉缝,不是啦,不是好摸,是想干妳,国中的时候看到妳,脸还是一样清纯,那时候应该就长了跟现在一样淫荡的耻毛了吧?那时候大概就被破处了吧?欠干的闷骚货。“我就不在意啊!”我一边摸,一边闻着她的颈子,好想,干,真想跟陈董那天一样,直接按着她的头,要她帮我吹。可是真的不敢,感觉很不尊重长辈。“什么,什么不在意?不在意我做这个?”

我没有办法回答俐茹,刚刚喝得有点太猛,现在整个冲上来,头晕得要命,手也是麻麻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抠什么了,只觉得很湿,很滑。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力还是指甲刮到弄痛了她,俐茹挪了一下屁股,我自己心虚,就把手抽出来。俐茹拉了拉自己的内裤,把内裤穿好,整理一下裙䙓后就站起来走向包厢里的洗手间去了。看着她踩着银色防水台高跟鞋,屁股一扭一扭,脚步有点摇晃地走进厕所,虽然想要跟着进去,然后把她压在洗手台前,从后面插进去狠狠地肏,干到她阴唇翻出来,再跟她说我是当年喜欢过她,想到她就硬的小学同学。“少年仔,紧去啊!”林董掐着他身旁小姐的奶子,一边对着我大叫。“看你跟我们来这么多次,这次有心动喔,快进去把那个大学生干到爽,做个男子汉。”林董指了指厕所,我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我….刚刚喝太快,现在还在晕,根本双脚无力,手扶著沙发勉勉强强站起来,又坐倒在沙发上。“你这个少年郎有这么没挡头吗,之前不是都很会喝?”林董放开手上那对大奶,站了起来,走向厕所。“林北给你示范示范,什么叫活到五十岁还是一尾活龙,干。”说完,林董摸了摸自己鼓起好大一包的裤裆,就打开厕所门走了进去,顺手就把门带上。

还以为林董对胸部小巧的俐茹没兴趣,不对,这票‘老’板会到这种低俗的地方玩女人,根本就不是对这些小姐有什么兴趣,有钱,他们要买金丝猫,还是要包养年轻小姐,有困难吗?还不就是想来当大爷给人服侍,然后吃一颗蓝色小药丸,用自己上了年纪,要吃药才能一柱擎天的臭屌硬上这些不敢反抗的女人,逞一逞威风,是在欺负可怜的卖笑女子为乐啊。要我也这样干,真的是会良心不安,可是又真的很想上她….难道要我堂堂正正地追她,要她当我的马子吗?哪有可能啦!。

厕所里开始传出一阵阵的浪叫声,过了这么多年,俐茹的声音是怎样我早就没印象,现在说话虽然没有小姐常常有的菸酒嗓,但也是有一点沙哑沙哑的,没想到被干的哀哀叫的时候,也是那样叫得尖尖的。一边听自己小学暗恋尻枪的对象被一个五十几岁的醉老头无套抽插,我背靠着沙发,闻着包厢里那个混著菸、酒跟便宜烂香水的臭味,过一段时间后稍微有比较清醒一点,虽然还是手麻脚软,至少没有跟刚刚要站起来的时候一样天旋地转。张协理跟之前都一样,带着他每次来都一定要点台的老相好先走了,房间里剩下两个大奶轻熟女雰雰跟阿娟,让陈董一左一右搂着腰在唱歌。我拿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至少过了十几分钟了,这时候林董刚好打开厕所门出来。“怎样,有爽吗?”陈董看林董出来,唱到一半马上停下来问他。林董的表情却好像没那么简单。“吹是很会吹啦,干,鸡掰拎拎(阴道很松)啦,破麻,奶子又小。”“歹势啦,上次带出场,给林北干一整晚的关系,松掉啦。”陈董一边说一边抓了一下旁边雰雰的胯下,“雰雰今天陈董带妳出去玩,也给妳‘松’一下,好不好啊?”“谢谢~陈董~”雰雰也回敬一爪,抓着陈董的老二道谢。

看林董出来,我今晚喝一肚子酒水,尿意都来了,就扶著桌子站起来去厕所,推开门走了进去,拉开裤拉链尿了起来。俐茹就坐在马桶旁边洗手台前面的地上,没穿内裤腿开开的,头歪一边嘴角流着口水,干,林董又给小姐喂药。尿完以后我抖了抖老二,把尿抖干净,蹲下来看了看俐茹。俐茹因为被喂了药,脸颊红红的像有苹果肌一样,眼睛忽左忽右,瞳孔没有对焦,嘴角流着口水,右手中指正在抠自己的屄。还一边用拇指按著阴蒂揉啊揉的,我把耳朵靠近她没有完全合起来的嘴,听到她很小声的在“啊….啊….”地叫着。

大概是因为我靠在她旁边,她就把鼻子凑上来一直闻,伸舌头舔我的耳后,我吓了一跳站起来,她就抓着我的大腿,然后把我拉链给拉开,手就伸进内裤把我早就软掉的老二掏出来,用舌头啪啪啪地用力地轻拍龟头,右手还抚摸着我的阴囊,然后把整根吞进去用舌头跟嘴里的黏膜挤压我的老二,然后嘴唇吸住、吐出来、吞进去。我看着五官虽然差不多,但是已经完全不是当年那个模样的俐茹,用这么熟练的吹喇叭技术帮我口交,不但不觉得兴奋刺激,反而觉得她很可怜,技术这么熟练,要不是很淫荡,就是之前根本是在卖的啊。我把屁股往后一抽,要把老二拉出她的嘴,还被她吸住不放,差点拔不出来。“老板….干我….干我….”俐茹一边抠著自己的穴,一边还抓着我的老二不放。让我觉得,自己对她起了同情心,真的是很蠢。“干你娘的破麻,要干就来干。”我脱了裤子挂在门上的挂勾,跪在俐茹面前,两手捧着她的脸,非常粗鲁得亲她、伸出舌头舔她的颈子,然后伸进她的嘴里舔着她的舌头,她的嘴里咸咸的,干。   然后我把她的连身裙,抓着裙䙓往上掀,整个脱掉,露出了她底下胸罩早被解开,没有遮掩包覆的小碗奶。只是也知道她为什么都要包那么密了,她形状好看但是小巧玲珑的白皙奶子,一左一右,在奶子上面靠锁骨的那一片刺了好大一块刺青,左边是夜叉,右边是树枝上开了好几朵桃红色的花。小巧的奶子上面乳头又大又黑,唉,看到她平坦没有小腹的肚子,上面一条直直的疤痕,还有底下黑色毛茸茸的一片三角地带。

我就站起来,两只手拉着俐茹的手把她从地上拖起来,让她趴靠着洗手台,屁股对着我,就是这个让我打了好几年手枪的翘臀,我把自己的老二督了过去,犹豫了一下,还是拆开洗手台架子上的保险套,帮自己戴上,才把已经硬到不行的老二插进这个从小学六年级就想过,现在终于可以肏的屄里。我一下一下的干,俐茹一边喘,一边舒服地叫着:“啊….老板….送(爽)啊….老板….用力….啊….送(爽)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俐茹呻吟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很没气质,像豆干厝干一砲很便宜的妓女,还是她的屄真得很松,戴着套子根本就可以说没什么感觉,真不知道她是在叫什么意思,我差一点就要软掉,只好硬著头皮把老二拔出来,抽掉套子,然后每一下都用力干到底,把本来被射在里面的精水都给挤出来,然后把老二抽出、再用力干到底,让她的阴道深处、子宫颈前面可以夹到我的龟头。总算有发泄到的快感。

看着她绑着小马尾的后脑勺,绑成一条的头发被我干的摇来摇去,突然想起以前小学教室的座位在她后面几个位置,上课的时候会偷看,我就越干越用力,她也越叫越大声,干,外面那几个老不修,林北我不是软脚虾,俐茹是我的,以后每次来我都要干她,我每次都要花自己的钱带她出场,每天都要在她高职一年级就被混混男朋友带人轮奸,为了自己养小孩早就已经不知道被几百个嫖客干过,被用得松到可怜的阴道里内射。“干….妳这个欠干的破麻….”

大学毕业之后就开始当业务卖产品,我们这行比较多老板是那种没念什么书的,拼感情看义气比较重要,所以都会去酒店。也不是很高级的,都去那种俗气的比较多,小姐也都是赚辛苦钱,花钱消费的老板们叫妳喝就要喝,喝到醉茫茫了要摸妳奶就是要给摸,喝到不行了去厕所吐完,老板们都嘛跟着进去厕所,把妳裙子掀了内裤脱掉就在厕所开始干小姐,所以包厢厕所都很大间,而且有保险套,虽然老板很多都没在戴的。

有时候都会想,这些小姐真的很可怜,才三十岁上下,因为喝太多酒,抽太多菸,上班还作息不正常,看起来都老很快。但很多都是不得已啦,单亲妈妈哪里有钱养小孩,有的还两个,只好做下去。我还记得有次才开喝没多久,有个小姐去上厕所,那个做冲压机的陈董就跟进去厕所,包厢厕所的锁都是装饰的啦,一转就开。进去几分钟一开始还没消没息,我想说是怎样,陈董是转性了喔这么乖,没多久就听到陈董在大小声。“干你娘哩,拿这个要干什么?”“陈董,拜托,我今天危险期,不可以不戴,拜托你大慈大悲,拜托。”“不要在那边机机歪歪啦,手给我拿开,干,生这个款(长这样),是在那边靠北三小。”“不要啦,拜托,陈董,啊!”

陈董当然是啪的一声给她一巴掌,接下来厕所就安静下来了,过几分钟陈董就晃着他的大肚子走出来在拉裤拉链。那个小姐我还记得,高高的腿还算漂亮,都喜欢穿红色的小礼服,布料看起来就很廉价那种,屁股圆圆的很大很会生,也很欠干的样子,而且奶子很大,虽然有点八字奶,但是应该是天然的。她走出厕所的时候眼妆都哭花了,一句话都没讲就走回去休息室补妆,半小时候还是回来陪老板们唱歌被摸奶摸屁股,不知道她被陈董内射完,走去休息室路上,生过小孩的熟鲍是不是边走边漏洨。

反正大概都是这样,这些老板、董仔,什么热心公益啦扶助弱势什么的,确实是有捐很多钱给慈善团体,但是做人有义气是有义气,捐钱是捐很多钱,但是干女人的时候喔,把女人当尿壶一样糟蹋他们也是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上次还真的有某个老板上完醉倒在厕所的小姐,还尿在她身上。会去这种比较低俗的店的老板都是这种,有品味格调的不会去这种吃粗饱的地方,这里的小姐也没有那种高级的店的气质跟长相,就是为了赚钱不得不来被人糟蹋的。

正常人,至少像我这种念三流大学,很一般的人,看了都会觉得很可怜啦,不要讲说有样学样了,我连跟着老板一起去消费,老板在那边灌小姐酒我都觉得心软,什么摸奶抠屄,哪有那个心情。而且要说干这些小姐我也不是很敢,那些老板老是乱玩女人还都不戴套,小姐都嘛容易被传染什么有的没的。只是因为我们这边谈生意就是要这样,老板玩女人玩爽了,什么都很好讲,不然我哪会一直来这边跟老板博感情。

可是我们这边又不是什么大都市,纸醉金迷什么的,就很多做工的人的地方,也还蛮多人在种稻子,就是一个落差很大的地方,女孩子长大了要嘛就去工厂装配线做工,要嘛嫁人,不然就是只能去给人糟蹋的地方,所以比较会念书的女孩子都嘛走了,一年会回来个几次就不错了。我小学同班同学功课跟我一样好的都嘛念好学校在台北工作,要不是大学考得很烂,我也不会回来,现在待的这间的厂长是我爸朋友,才收留我这个在台北找不到什么好工作的人。

其实回来也没有不好,住家里省钱,薪水不多也是很够用,只是一直都没有交女朋友,家里就帮忙介绍,不介绍还好,一介绍就开始悲从中来。是啦,介绍的女孩子是那种很乖很听家里话的好女生,只是会留在这种地方还要介绍的,大部分都很抱歉啦,这样说是真的很失礼,但是我硬不起来。有的是很胖,这样是还好,奶大遮三丑,但是在我们这种地方正常都嘛又胖又黑。之前有一个比较恐怖,考公务员考试考好几年,父母一直逼她考还怎样,整个就是神经不正常,虽然蛮正的,瘦瘦白白的,可是真的很恐怖,说话的时候眼睛还会瞪大耶,谁知道会不会突然怎样就抓狂。

工厂作业员女生是有比较漂亮的,可是都没念什么书,光是休息时间遇到听她们在那边抽菸聊天,说话像混混一样,头发颜色染那种很俗气的金色,腿开开蹲著在抽菸,本来硬起来的老二都软屌了。而且那种下班都嘛有像混混的男朋友来接,讲比较白一点,还轮不到我来嫌弃人家。反正大部分都嘛专科毕业,还有的是国中念完就出来工作赚钱了,我们这边做人家老爸的,大部分都嘛吃喝嫖赌,愿意拿钱给儿子念书都很勉强了,女儿根本不用想,没有卖去还赌债就不错了。我小学同学家境比较没那么好的都这样,其实很明显,小学一个班五十个人,成绩前十名以外的,看成绩就知道家里根本没什么在管,跟我们去念私中的也不一样,都念当地的国中,没有吸毒学坏作奸犯科的,出来做做工什么的就算是很好运的。

之前小学同学会,已经有几个在关,女同学还有几个国中就被搞大肚子,现在小孩小学毕业的都有。这样讲会以为说我们这边很淫乱还怎样的地方,哪有,干,我们小学旁边都是田,下课就只会打球玩那种鬼抓人的游戏而已,连漫画都很少,怎么会念附近的国中以后女生就会被破处干到怀孕,我也不是很明白,像我这种家里花钱去念私中的,国中毕业有牵过女生的手就很不错了,念私中的女生家里也都管得很严很难交男朋友,哪里可以想像念公立的国中就能破处。

 

这天才进大厅,阿菊姐就很热情过来,说今天有一个新的妹妹-我今年二十九岁,阿菊姐说的妹妹通常都是比我大几岁那种,不是妹妹的话,就是大十岁。说什么刚刚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在跟林董说要不要照顾一下,林董听到大学刚毕业也没什么反应(阿菊姐说的年纪可以信屎都可以吃),不过新的小姐林董都一定会用老二照顾一下啦,林董就挥挥手来就来啦,照顾照顾啦,我就跟着林董他们走进包厢等。几个熟面孔的小姐都一个人一个坑坐好在几个老板旁边,我才刚站起来要跟老板们敬酒,要干第一杯的时候,阿菊姐就带着那个新来的妹妹进来打招呼。还好我干得快,不然一定呛到,把嘴里的仕高利达喷出来。

这个妹妹还真的年纪比我小,比我小两个月吧,阿菊姐都还没开口介绍我就知道啦。大学生,没错啦,就是附近那间科技大学进修部毕业的,上次同学会有听她最要好的朋友说,那次同学会她就是要上课,所以没去。这个‘妹妹’就是我小学同班同学,以前田径队练跳远的,功课不太好的俐茹。阿菊姐热情地跟老板们介绍起来,俐茹穿着雪纺纱连身短裙,那种七袖但是两边肩膀挖空的,胸口都遮起来没什么露,然后裙子很短,露出一双腿,还穿着白色裤袜,她身高只有一米六上下,从小学六年级以后大概就没长高了,但身材比例很好,而且大概是因为有练田径,屁股又挺又翘,大腿浑圆饱满,小腿结实,脚脖子跟手腕一样细,只是已经不是少女啦,没有白白嫩嫩的光滑皮肤,还长著雀斑。大概是因为作息不太正常,肤色有点偏黄。“干,阿菊,妳竟然没豪洨,正港是妹妹。”林董左边抱一个,右边抓着奶,边笑边说著。“唉唷~咱才不会豪洨啦,林董,俐茹坐哪边?”阿菊姐拉着今天第一天上班的俐茹过去跟林董打招呼,俐茹毕恭毕敬地鞠躬,林董由上到下,非常仔细地把俐君看过一遍。“林董好。”俐茹虽然跟林董问好,但林董根本没看她的脸,是在看她遮得半点不露的胸部,一脸失望。林董最喜欢大奶,俐茹看起来大概只有B罩杯,也是从小学毕业后就没什么长大。“阿弟,这个妹妹年纪跟你差不多,坐你那边啦。”林董手指对着我比一下,阿菊姐就把俐茹带到我旁边,就让俐茹在这张沙发的最右侧坐下。

俐茹靠在我旁边坐下后,我一开始还蛮紧张的,要是认出来真的会尴尬,不过包厢里面不太亮,而且都那么久不见了应该是很难啦,所以也没紧张多久,喝两杯以后就忘记了,反正等她喝到茫,哪会记得我长怎样。比较尴尬的是中间划拳,俐茹有够会喝!公杯装的威士忌,虽然冰块一堆,都融化了,但是可以一口气一直灌,灌完像刚喝完水一样没怎样,咳都不咳一下,我却喝不完,有点丢脸,让我想起来小学的时候。

虽然我念的是三流的私立大学,可是小学的时候功课很好的。因为比较静,运动就不太行,有一次小学体能测验,体能测验都是两个一组,一个做测验项目的时候,另一个做记录这样。那次刚刚好是跟俐茹分在同一组,一分钟仰卧起坐俐茹做了四十几下,我好像三十一下,做完以后俐茹的大眼睛对着我笑,我看着她浓而笔直,感觉有点凶的眉毛,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她也没说什么,就微笑着把记录用的纸笔给我,自己继续做下一个项目。那次测验完我就一直记得她那个微微笑但是很凶的眉毛,还有男生都一定会感觉到心跳加快过,那个淡淡的少女香味,还有柔软的体育服底下撑起来的,刚发育的小胸部。后来有时候都会偷看她,有次被班上几个比较八婆的女生逼问我喜欢谁,大概就是被看到偷看她,我就只好老实回答,我说出来之后她们在班上起哄,连俐茹都脸红了。

现在想起当年的俐茹就觉得跨下有点硬邦邦,是说我还真的是有够有眼光,那时根本也不懂,可是因为练跳远,俐茹的身材一直都很标准,而且以小学女生来说那个屁股的形状简直是极品,又圆又翘,她脸又比较早熟一点没有婴儿肥,说像个高中生大概都没人会怀疑。只是现在过了十几年了,怎么说,身材是没什么变,不过脸真的不太一样,粗眉毛修细,画著浓艳的妆,嘴角还是微笑着回答著老板们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什么喜不喜欢入珠,喜不喜欢狗爬式,可是眼睛看起来已经没有在笑了。

但是闻着她身上那个香水味,不是那种很浊很重的廉价香水,我觉得我在这种地方硬不起来很重要的问题不是觉得这些小姐很可怜,是小姐爱用的香水我都觉得很臭。俐茹身上那个香水,我觉得根本不是香水,大概就是洗发精的味道而已,可能不算是少女香味了啦,但是那个带着香皂味的感觉还是蛮清爽的,坐在旁边闻着一整晚,真的是会硬。

不过不只是我会硬而已,大概喝到十一点多吧,陈董不知道是懒得走还是怎样,就把俐茹叫过去他旁边坐,陪他喝,包厢的灯黑黑的看不清楚,不过看陈董手在那边动就是在抠她的穴,其他人在唱歌盖掉了声音,俐茹的脸靠在陈董的腿上动啊动的在帮陈董吹。我是觉得陈董喝了几杯应该是弄不出来,所以过不到半小时就跟大家说他要先走了,牵着俐茹出场了。

后来回家,我就翻了翻柜子,找到小学毕业纪念册,还有国二的时候有一次在镇上的火车站遇到俐茹,她还给了我一张大头贴,我把那张大头贴放在毕业纪念册里,到现在还在。毕业纪念册里俐茹只有一张照片而已,穿着体育服,我们体育服搭的是绿色的短裤,她因为腿比较长又身材好,刚好合身的运动裤穿在她屁股上再短一点就要变成齐屄裤了。我脱光了衣服要洗澡,却拿起毕业纪念册来,坐在马桶上,毕业纪念册的照片印刷很粗,可是俐茹少女般清纯的样子,白皙笔直又漂亮的小腿,看着她对着镜头微笑尻起手枪来。可是没几下就想起她现在大概刚刚被陈董干完,陈董大概已经回家,喝太多醉得起不来的俐茹可能一个人躺在旅馆房间的床上腿开开,阴唇被陈董入珠的老二撑开过合不起来,可能还被撑裂了在流血,所以阴道口流出粉红色的浓精。干,好想干她,我看着毕业纪念册上她这张照片,从小学毕业到国中,都不知道用这张照片尻了多少次枪了。

 

下一次去的时候,本来以为俐茹进包厢后,会直接去陪林董,可是也没有,林董也没有特别叫她过去,她还是一样坐在我旁边的边边角角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带出场惹林董不爽还是怎样。既然这样就跟她聊一下,应该不会被认出来吧。“欸欸,阿菊姐说妳大学生,来做这个是要赚学费喔?”“啊?对啊,学费很贵,家里要花很多钱,王老板要给我多多照顾一下啦,来。”俐茹帮我倒了一杯,也帮自己倒了一杯,一口就干掉了。“我不是老板啦,叫我小王就好啦,我也是给这些老板请客的啦。”我举起酒杯,先跟俐茹举一下酒杯示意,再高举酒杯跟各个老板表示敬意,然后一口喝掉。“赞赞,带小王来就是对,懂事,来再给他一杯啦,我们家小王尚会喝!”俐茹不等林老板说,早就已经拿着酒瓶,马上帮我倒满。

这样敬个几轮下去,也是很累,我就背靠着沙发休息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酒让我胆子大起来,我就把手放在俐茹的大腿上,抚摸着她那双丝袜美腿滑溜的触感,靠在她肩膀旁边,用鼻子吸了吸她身上的体香。喔真的是闻一下就会硬,我现在他妈的是国中生吗。“欸,妳现在有没有交男朋友。”脑充血之下就鼓起勇气问了一下。但俐茹好像在回敬酒,都不知道喝几杯了,没听到我在说话。我就又问了一次。“男朋友?没有耶,问这个干嘛,你要当我男朋友喔?”俐茹好像很熟练地说著客套话,也没有因为我手越摸越进去,手已经贴着她大腿内侧靠近耻丘的地方在抚摸,也没有闪躲。“看妳这么漂亮,问一下啊,不交男朋友,专心念书喔?”我一边问,一边手伸进去,隔着她的内裤抚摸着她的屄,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大概是看多了,有样学样吧。“我做这个,交男朋友也要看人家在不在意啊!”她是在提醒我不要乱摸吗?管她的,都穿着开裆裤袜了,不就是要给人摸吗?我把手从她内裤的侧面伸进去,哇,毛超浓的,耻毛又粗又硬还长超多,好大一片,摸起来大概是三角形一样长满她的耻丘。“干嘛啦,一直摸,很好摸喔。”我用中指指腹搔着她的肉缝,不是啦,不是好摸,是想干妳,国中的时候看到妳,脸还是一样清纯,那时候应该就长了跟现在一样淫荡的耻毛了吧?那时候大概就被破处了吧?欠干的闷骚货。“我就不在意啊!”我一边摸,一边闻着她的颈子,好想,干,真想跟陈董那天一样,直接按着她的头,要她帮我吹。可是真的不敢,感觉很不尊重长辈。“什么,什么不在意?不在意我做这个?”

我没有办法回答俐茹,刚刚喝得有点太猛,现在整个冲上来,头晕得要命,手也是麻麻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抠什么了,只觉得很湿,很滑。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太用力还是指甲刮到弄痛了她,俐茹挪了一下屁股,我自己心虚,就把手抽出来。俐茹拉了拉自己的内裤,把内裤穿好,整理一下裙䙓后就站起来走向包厢里的洗手间去了。看着她踩着银色防水台高跟鞋,屁股一扭一扭,脚步有点摇晃地走进厕所,虽然想要跟着进去,然后把她压在洗手台前,从后面插进去狠狠地肏,干到她阴唇翻出来,再跟她说我是当年喜欢过她,想到她就硬的小学同学。“少年仔,紧去啊!”林董掐着他身旁小姐的奶子,一边对着我大叫。“看你跟我们来这么多次,这次有心动喔,快进去把那个大学生干到爽,做个男子汉。”林董指了指厕所,我明白他的意思,可是我….刚刚喝太快,现在还在晕,根本双脚无力,手扶著沙发勉勉强强站起来,又坐倒在沙发上。“你这个少年郎有这么没挡头吗,之前不是都很会喝?”林董放开手上那对大奶,站了起来,走向厕所。“林北给你示范示范,什么叫活到五十岁还是一尾活龙,干。”说完,林董摸了摸自己鼓起好大一包的裤裆,就打开厕所门走了进去,顺手就把门带上。

还以为林董对胸部小巧的俐茹没兴趣,不对,这票‘老’板会到这种低俗的地方玩女人,根本就不是对这些小姐有什么兴趣,有钱,他们要买金丝猫,还是要包养年轻小姐,有困难吗?还不就是想来当大爷给人服侍,然后吃一颗蓝色小药丸,用自己上了年纪,要吃药才能一柱擎天的臭屌硬上这些不敢反抗的女人,逞一逞威风,是在欺负可怜的卖笑女子为乐啊。要我也这样干,真的是会良心不安,可是又真的很想上她….难道要我堂堂正正地追她,要她当我的马子吗?哪有可能啦!。

厕所里开始传出一阵阵的浪叫声,过了这么多年,俐茹的声音是怎样我早就没印象,现在说话虽然没有小姐常常有的菸酒嗓,但也是有一点沙哑沙哑的,没想到被干的哀哀叫的时候,也是那样叫得尖尖的。一边听自己小学暗恋尻枪的对象被一个五十几岁的醉老头无套抽插,我背靠着沙发,闻着包厢里那个混著菸、酒跟便宜烂香水的臭味,过一段时间后稍微有比较清醒一点,虽然还是手麻脚软,至少没有跟刚刚要站起来的时候一样天旋地转。张协理跟之前都一样,带着他每次来都一定要点台的老相好先走了,房间里剩下两个大奶轻熟女雰雰跟阿娟,让陈董一左一右搂着腰在唱歌。我拿手机看了一下时间,至少过了十几分钟了,这时候林董刚好打开厕所门出来。“怎样,有爽吗?”陈董看林董出来,唱到一半马上停下来问他。林董的表情却好像没那么简单。“吹是很会吹啦,干,鸡掰拎拎(阴道很松)啦,破麻,奶子又小。”“歹势啦,上次带出场,给林北干一整晚的关系,松掉啦。”陈董一边说一边抓了一下旁边雰雰的胯下,“雰雰今天陈董带妳出去玩,也给妳‘松’一下,好不好啊?”“谢谢~陈董~”雰雰也回敬一爪,抓着陈董的老二道谢。

看林董出来,我今晚喝一肚子酒水,尿意都来了,就扶著桌子站起来去厕所,推开门走了进去,拉开裤拉链尿了起来。俐茹就坐在马桶旁边洗手台前面的地上,没穿内裤腿开开的,头歪一边嘴角流着口水,干,林董又给小姐喂药。尿完以后我抖了抖老二,把尿抖干净,蹲下来看了看俐茹。俐茹因为被喂了药,脸颊红红的像有苹果肌一样,眼睛忽左忽右,瞳孔没有对焦,嘴角流着口水,右手中指正在抠自己的屄。还一边用拇指按著阴蒂揉啊揉的,我把耳朵靠近她没有完全合起来的嘴,听到她很小声的在“啊….啊….”地叫着。

大概是因为我靠在她旁边,她就把鼻子凑上来一直闻,伸舌头舔我的耳后,我吓了一跳站起来,她就抓着我的大腿,然后把我拉链给拉开,手就伸进内裤把我早就软掉的老二掏出来,用舌头啪啪啪地用力地轻拍龟头,右手还抚摸着我的阴囊,然后把整根吞进去用舌头跟嘴里的黏膜挤压我的老二,然后嘴唇吸住、吐出来、吞进去。我看着五官虽然差不多,但是已经完全不是当年那个模样的俐茹,用这么熟练的吹喇叭技术帮我口交,不但不觉得兴奋刺激,反而觉得她很可怜,技术这么熟练,要不是很淫荡,就是之前根本是在卖的啊。我把屁股往后一抽,要把老二拉出她的嘴,还被她吸住不放,差点拔不出来。“老板….干我….干我….”俐茹一边抠著自己的穴,一边还抓着我的老二不放。让我觉得,自己对她起了同情心,真的是很蠢。“干你娘的破麻,要干就来干。”我脱了裤子挂在门上的挂勾,跪在俐茹面前,两手捧着她的脸,非常粗鲁得亲她、伸出舌头舔她的颈子,然后伸进她的嘴里舔着她的舌头,她的嘴里咸咸的,干。   然后我把她的连身裙,抓着裙䙓往上掀,整个脱掉,露出了她底下胸罩早被解开,没有遮掩包覆的小碗奶。只是也知道她为什么都要包那么密了,她形状好看但是小巧玲珑的白皙奶子,一左一右,在奶子上面靠锁骨的那一片刺了好大一块刺青,左边是夜叉,右边是树枝上开了好几朵桃红色的花。小巧的奶子上面乳头又大又黑,唉,看到她平坦没有小腹的肚子,上面一条直直的疤痕,还有底下黑色毛茸茸的一片三角地带。

我就站起来,两只手拉着俐茹的手把她从地上拖起来,让她趴靠着洗手台,屁股对着我,就是这个让我打了好几年手枪的翘臀,我把自己的老二督了过去,犹豫了一下,还是拆开洗手台架子上的保险套,帮自己戴上,才把已经硬到不行的老二插进这个从小学六年级就想过,现在终于可以肏的屄里。我一下一下的干,俐茹一边喘,一边舒服地叫着:“啊….老板….送(爽)啊….老板….用力….啊….送(爽)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俐茹呻吟的时候说话的声音很没气质,像豆干厝干一砲很便宜的妓女,还是她的屄真得很松,戴着套子根本就可以说没什么感觉,真不知道她是在叫什么意思,我差一点就要软掉,只好硬著头皮把老二拔出来,抽掉套子,然后每一下都用力干到底,把本来被射在里面的精水都给挤出来,然后把老二抽出、再用力干到底,让她的阴道深处、子宫颈前面可以夹到我的龟头。总算有发泄到的快感。

看着她绑着小马尾的后脑勺,绑成一条的头发被我干的摇来摇去,突然想起以前小学教室的座位在她后面几个位置,上课的时候会偷看,我就越干越用力,她也越叫越大声,干,外面那几个老不修,林北我不是软脚虾,俐茹是我的,以后每次来我都要干她,我每次都要花自己的钱带她出场,每天都要在她高职一年级就被混混男朋友带人轮奸,为了自己养小孩早就已经不知道被几百个嫖客干过,被用得松到可怜的阴道里内射。“干….妳这个欠干的破麻….”